加載中…

加載中...

旅游博主 《汽車自駕游》雜志攝影師 攜程旅拍簽約旅行家
薦

切爾諾貝利,我闖入了這被魔鬼封印的禁區

轉載 2016-12-16 09:43:34
標簽: 旅游 烏克蘭 基輔 切爾諾貝利 核電

圖/文 @多布

神秘的切爾諾貝利隔離區   攝影/多布

       4年前在臺灣包車環島旅行時,司機陳朝漢先生是一個很愛聊天的人,與太平洋海風作伴的路上,我們經常天南海北一通狂聊。我還清楚地記得,在說到臺島的核電問題時,他曾這樣挪揄反對“核四”的人群,“難道他們在家里都不開冷氣的嗎?”

       作為東野圭吾的書迷,他幾乎每一本推理小說我都看過。其中有本《天空之蜂》,講真,在高產的東叔筆下絕算不得佳作,但在出版面市十五年后的2011年,9級地震導致的福島核災讓這本跟核電站有莫大關系的小說彷彿如預言書一般神奇。

       書中有這么一段話:“說起來,日本全民都搭上核電廠這架飛機,卻沒有人記得自己買過這張機票;除了一部分反對派以外,大部分人都默默無言坐在各自座位上,也沒有人站起來,所以,這架飛機還是會繼續飛行?!?/SPAN>

大約從十年前開始,切爾諾貝利逐漸對游人開放    攝影/多布

        一邊是能源匱乏、電力緊張,而核電是清潔高效的能源(煤炭發電會帶來嚴重的空氣污染,也是霧霾主因之一),一邊則是人們憂心核電站帶來的相關安全隱患,核電就像一把高懸的“達摩克利斯之劍”……

廢棄三十年之久的切爾諾貝利隔離區    攝影/多布

       說到這里,最繞不開的故事一定是切爾諾貝利,雖然這個名詞總讓人覺得那么遙遠和不真實,似乎只存在于生澀的科技論文和紀錄片里。在我此前并不漫長雋永的歲月里,哪怕一普朗克時(最短的時間單位)我都沒有想過,有一天我會真的走進這個真實立體而又難以描述的地方。

距離事故核反應堆僅三公里的游樂場    攝影/多布

       其實這趟烏克蘭之行,原本我是打算在基輔和朋友拍拍漂亮的教堂,再去大街上飽覽“泛濫成災”的長腿美女就夠了。但當我乘坐烏克蘭國際航空公司(UIA)的波音767班機抵達基輔波里斯珀爾機場,在等待辦理落地簽的空檔里,隨手拿了份基輔的城市地圖翻閱,才注意到切爾諾貝利距離基輔其實很近,而且出乎意料的是,已經被開發為成熟的旅游項目。

“黑暗之神”的居所

       別人總愛說天蝎座擁有的力量源自心理和情緒,但其實我們蝎子在生理上同樣也很強悍??吹健扒袪栔Z貝利”這五個字就退縮,絕對不是大天蝎。有膽只是第一步,切爾諾貝利不是想去就能去的。有點類似于去詩巴丹潛水得先預訂配額,想要深入切爾諾貝利隔離區,也必須得通過特定的旅游公司參團才可以成行。

       烏克蘭的中國通“偉大利”(烏語名叫Vitaliy,他更喜歡我們叫他的中文名),幫我們聯系了烏克蘭當地最專業、最靠譜的旅行社BE INSEDE公司來定制這臨時起意的切爾諾貝利之行。從基輔出發北上,兩個小時就差不多到了,隨著車子越來越靠近切爾諾貝利,路邊積雪的濃密樹林里可以看到越來越多荒棄多年的房屋,末日既視感。

事故后,這些房屋的主人被迫舉家搬遷   攝影/多布

       切爾諾貝利核電站30公里核心禁區(Chernobyl Exclusion Zone)嚴格限制人員進入,在哨卡前我們必須停車接受安檢,守衛的軍人會按照之前BE INSEDE公司遞交的名單仔細核對我們的護照。這不算完,最后還要簽署一份俄文的聲明才算放行,大意是要嚴格服從隔離區的規定,要身著長衣長褲(只有進入反應堆的中央控制室,才需要裝備全套特殊的防護服,而且得提前另行申請),不要觸碰隔離區里的任何物品,除了雙腳之外,身體其他部分也不要與地面或草木建筑有任何接觸……

房屋及屋內物品30年前都曾受到嚴重的輻射   攝影/多布

       其實在1986年4月26日凌晨的那一聲巨響之前,切爾諾貝利本是蘇聯人民的驕傲,被認為是世界上最安全、最可靠的核電站。然而事故的原因,說起來卻有點無厘頭——此前幾年,以色列曾派F-16戰機轟炸了蘇聯援建的伊拉克反應堆,前蘇聯的原子能部擔心如果核電站受到攻擊在中斷電源之后是否能正常停堆,因此要求切爾諾貝利電站進測試反應爐的自我供電系統。

散落在地板上的圖紙   攝影/多布 

       于是一切都在30年前的那天發生了不可逆轉的劇變,四號核反應堆在實驗中突然發生失火,引起爆炸,反應爐1200噸的頂蓋瞬間飛被掀翻,火焰從被炸開的大洞噴發出來,帶著放射性蒸汽沖上幾千米高的云霄?!疤炜丈世_紛,十分明亮,有橘色,紅色,天藍色,鮮血般的紅色,猶如彩虹,非常美麗……”目擊者這樣描述,當時沒有人意識到這是迄今為止人類歷史上最大的核災難。據估算,核泄漏事故后產生的放射污染相當于日本廣島原子彈爆炸產生的放射污染的100倍。

放射線污染過的車輛,被就地拋棄   攝影/多布

       切爾諾貝利(Chernobyl)的名字在烏克蘭語里意為 “切爾諾伯格(Chernobog)”的居所,而在斯拉夫神話中,Chernobog是執掌黑暗、夜晚、疾病與死亡的黑暗之神。冥冥之中,竟一語成讖。

聽,這是核輻射的聲音

       “There is a Crack in Everything, That's How the Light Gets in (萬物皆有裂痕,那是光照進來的地方)”--這是不久前辭世的萊昂納德·科恩(Leonard Cohen)寫過最著名的一句歌詞。金句溫暖而治愈,不乏絕后逢生的樂觀豁然。但是,放在切爾諾貝利卻完全不適用。

3萬多噸重的拱形鋼筋混凝土結構保護盾   攝影/多布

       事故發生后, 60萬蘇聯“清理人”付出巨大代價,用半年多時間趕制出鋼筋混凝土的“石棺”,以封閉四號反應堆,抑制輻射物外泄。當時 “石棺”的設計使用年齡20-30年,不過自從上世紀90年代初便不斷出現裂縫,在這里,裂縫不再是陽光得以照進來的地方,而是“石棺”下約200噸核廢料產生的可怕核輻射可以滲漏出來的地方。

背景是因事故而中斷施工的冷卻塔   攝影/多布

       不過幸好,那些裂縫今天已經不再成為問題了,就在我們到來的兩天前(11月29日),這里剛剛舉行了由28個國家出資援建的“金鐘罩”封頂儀式,大小與巴黎圣母院相當的新保護罩將四號反應堆和之前的“石棺”緊緊包裹在下面,切爾諾貝利附近地區100年內不會再受到核輻射威脅。

       核輻射看不見摸不著,但可以被“聽”到。從進入切爾諾貝利30公里范圍開始,導游手里就攥著測量核輻射的蓋革計數器,不時查看上面的數據。只要超過3微西弗每小時,儀器就會發出刺耳的蜂鳴聲,數值越高,蜂鳴聲越大越密集。

“金剛罩”前實測的輻射值在安全范圍內   攝影/多布

        在隔離區行進的一段路上,我們就聽到了這驚悚的蜂鳴聲,數值從0.7跳升到最高6.3,當時車里瞬間安靜,氣氛也凝重起來,后背能感覺到司機猛踩了一腳油門。等開過那一段幾十米的路,數值又立刻恢復到了1以下,等我們來到覆蓋著“金鐘罩”的四號反應堆面前,實測出的輻射量徘徊在0.9-1.2微西弗每小時之間。

建設“金剛罩”的工作人員   攝影/多布

       什么概念呢,當我們乘坐客機的時候,飛行高度處于3萬英尺(9144米)時,輻射量就已經有2微西弗每小時了。也就是說,在這里待上一整天所受到的輻射劑量并不比坐一個越洋飛機更多。所以對切爾諾貝利,大可不必杯弓蛇影,有過度夸張的擔心。當然,這不是說在隔離區里就可以暢通無阻了,哪里可以去,哪里不能涉足,必須嚴格聽從向導的安排。

建筑內散落的物品最好不要觸碰    攝影/多布

       比如在荒廢的醫院地下室,里面堆著當年參與救援行動消防員的衣物。在那個屋子里,空氣中的輻射量可以達到驚人的83.1微西弗每小時。如果再進一步拿著蓋格計數器靠近消防員的靴子,鳴叫聲將會由急促變成長鳴,數字可能會瞬間跳到1500以上甚至“OVERLOAD” (爆表) !

游樂園,更是失樂園

       我在朋友圈里剛發完第一組切爾諾貝利的照片,就看到有朋友在評論里問:“著名的摩天輪呢?”是啊,普里皮亞季的那個永遠不會再旋轉的銹跡斑斑的摩天輪,是偌大的隔離區里最震撼人心的兩個場景之一,另一個是幼兒園里散落的嬰兒床和洋娃娃。

永遠不會再旋轉的摩天輪    攝影/多布

       其實不止這兩處地方,整個普里皮亞季的建筑和樹林都像極了一個拍攝僵尸恐怖片或者末日電影的巨大片場。那場事故改變了一切, 1970年為核電廠而建的的普里皮亞季曾被贊為蘇聯城市規劃的成功典范,簡樸的混凝土風格建筑上是色彩艷麗的壁畫和口號,散落在森林里的建筑有學校、醫院、酒店、游泳池、游樂場、歌劇院、超市、體育場……一個城市應該具備的一切元素這里都曾擁有。

普里皮亞季如今仍是一座無人居住的“死城”   攝影/多布
“死城”的角落里不時能發現這樣的墻繪   攝影/多布

       30年后,走在大雪中的普里皮亞季街頭,視線并不理想,但依然可以看見方正的蘇式樓上黯淡的前蘇聯鐮刀錘子標志。跟著向導往前走,繞過幾棟樓,那座距離核事故現場只有不到3公里的游樂園就冷不防地出現在我們面前了。

游樂園里的碰碰車   攝影/多布

       真實生活有時就是比劇本還要荒誕,游樂園原計劃在86年的五一勞動節開放,然而就在節前4天發生了大爆炸,于是第二天匆忙開放了幾個小時,可算是在正式通知全城居民緊急撤退前做最后的小小狂歡。

布滿銹跡的“失樂園”   攝影/多布

       事故發生36小時后,蘇聯官方命令居住在普里皮亞季的居民撤離,接下來4個小時里,近5萬人撤離家園。如今的普里皮亞季杳無人煙,莽莽野林中除了被廢棄的建筑,只能看到零星的軍人和穿著制服的工作人員。我們繼續向北步行,直到眼前突兀地出現一個球場看臺,才意識到剛才經過的那片森林竟然就是當年的足球場。

看臺下的足球場已經長成一片樹林   攝影/多布
看臺下的建筑空間可以走進去   攝影/多布

       在看臺環顧四周,時間似乎還凝固在三十年前,圣潔的白雪給人一種歲月靜好的奇怪錯覺,幾乎讓人忘記這是一個危險的禁區。然而滴答作響的蓋革計數器隨時提醒我們空氣、土壤中的輻射,一切都已徹底改變,無法回頭,也無從回頭。

體育場看臺內部空間   攝影/多布
如同末日系列電影的布景   攝影/多布

       “之前,我們并不在意身邊的環境。如同天空、空氣一般,就在我們身邊,像是被永久賜予我們的一樣,不受人的影響,永遠地存在著。我以前經常躺在森林里仰望天空,愜意地連自己的名字都忘了。而現在呢?森林依舊美麗,長滿了藍莓,卻再也沒有人去摘了?!边@既是切爾諾貝利人的真實哀嘆,也可以看做是一則生態寓言,對數千公里之外霧霾危機中的人們同樣適用。

發不出聲音的“啄木鳥”

       冬天的烏克蘭,對游客和攝影師來說最珍貴的就是白天的時間。下午剛過三點,天色已經明顯變得黯淡,我們在普里皮亞季只來得及停留了一個小時,就被向導提醒著上車趕往下一個地點。

雷達站軍營里的建筑   攝影/多布

       車子載著我們再次經過“金剛罩”,輾轉往南鉆入一片高大的密林,直接開到了一個軍營的大門口。向導說要帶我們去看一個前蘇聯軍方的雷達站,我本來還在暗自埋怨為什么舍棄普里皮亞季,跑來這里看什么破雷達。不過,很快我就不得不把那句話吞回去了。因為出現在面前的這個壯觀強悍的“怪物”比我之前所見過和所能想象的雷達體量要大得太多。站在正對著雷達陣列一百米開外的地方,沒有魚眼鏡頭根本無法將整個雷達收入畫面中?;爻毯笪以诠雀璧貓D上找到這個位置,測距顯示雷達竟有460米那么寬,差不多相當于四個足球場的長度。

當年絕密的軍事禁區    攝影/多布

       向導告訴我們,這是上世紀七十年代蘇聯建成的當時世界上最強的超視距警戒雷達系統,是冷戰時期前蘇聯彈道導彈防御系統中的重要一環,以庇佑核電站等重要的戰略設施。這組Дуга-3(杜加3號)雷達也被人稱做“啄木鳥”,因其運轉時會隨機跳頻干擾正常廣播,全世界短波頻段都能聽到尖銳敲擊的噪音而得名。

杜加3號大到無法完全收入鏡頭    攝影/多布
當時世界上最強的超視距警戒雷達系統   攝影/多布

       擱在以前,這樣的絕密要地別說我們這樣的歪果仁了,即使是蘇聯軍方人員,在沒有得到專門特許的情況下,連大門都不會讓你知道朝哪開。走到雷達正下方,可以看到鋼鐵的構架上布滿了銹跡,如果順著梯子爬上去,肯定擁有絕佳的視野,切爾諾貝利大部分建筑群都可以收入鏡頭之中。但是難以避免會沾染上未知劑量的放射性塵埃,而且此時天色已經徹底暗下去了。

很想爬到這個“鋼鐵巨獸” 的身上去   攝影/多布
離開時必須檢測身體受到的輻射是否超標 

       再厲害的“啄木鳥”雷達只能洞察外來的導彈,而無法防范“堡壘”內部的崩塌。蘇維埃聯盟早已經分崩離析,冷戰也成為歷史的塵埃。于旁觀者而言,眼看他起高樓,眼看他宴賓客,眼看他樓塌了……切爾諾貝利如是,5年后的蘇維埃政權亦如是。

       公元前47年,羅馬帝國的奠基者凱撒大帝在小亞細亞吉拉城大獲全勝,他在給羅馬人報捷時只用了3個拉丁語單詞, “Veni,Vidi,Vici!”——我來了,我看見了,我征服了! 

       從切爾諾貝利回來之后,我在想,如果凱撒穿越到這里,他大概會改掉最后一個單詞,“Veni,Vidi,Vigilo!”——我來了,我看見了,我警醒了!

Tips

烏克蘭基輔行程建議:

Day1:基輔市中心徒步之旅—圣邁克爾廣場、安德烈斜坡、圣索菲亞大教堂、基輔黃金之門、赫雷夏蒂克街、獨立廣場;

Day2:切爾諾貝利隔離區;

Day3:參觀基輔沛克斯克拉修道院、二戰博物館、祖國母親;

Day4:參觀梅日戈爾耶-烏克蘭前總統豪華莊園、烏克蘭民族服裝展廳

更多行程建議可找烏克蘭當地最專業、最靠譜的旅行社BE INSEDE公司來定制安排,這是一個由專家和旅行發燒友組成的旅行團隊。中國游客可以放心找他們咨詢和預定。

Beinside公司網址: WWW.BEINSIDE.UA

往返烏克蘭基輔交通建議:

建議乘坐烏克蘭國際航空公司(UIA)的航班,從北京(Beijing)直飛基輔(Kiev),無論飛行時間、飛行安全及空乘體驗,烏航都會給到你驚喜。(UIA是在1992年10月1日成立,到2017年有25年歷史,作為烏克蘭領先承運人之一,完成飛往38個國家和80個以上城市航班。更多烏克蘭國際航空公司信息,請點擊http://www.flyuia.com/eng/main.html了解)另外烏航在基輔降落的機場是Boryspil airport,針對中國游客有非常便捷的落地簽服務,可隨時來一場說走就走的旅行。

烏克蘭基輔住宿建議:

基輔費爾蒙特大飯店(Fairmont Grand Hotel Kyiv)——五星,能欣賞第聶伯河河岸的城市風光,酒店設施寬敞豪華;

基輔假日酒店(Holiday Inn KIEV)——四星,離大型購物廣場、主要歷史文化名勝很近,是這家酒店最大賣點;


烏克蘭基輔美食餐廳建議:

OSTANNYA BARYKADA——烏克蘭最神秘的革命餐廳;

KANAPA——烏克蘭最正宗的傳統餐廳;

RONIN——最跨界的烏克蘭日本餐廳


原創圖文,版權所有,侵權必究

了解更多旅行咨訊和美圖,請關注我的新浪微博:@多布

拍攝、約稿、合作,請聯系:337612668@qq.com


閱讀(0) 評論(0) 收藏(0) 轉載(0) 舉報/Report

評論

重要提示:警惕虛假中獎信息
0條評論展開
相關閱讀
加載中,請稍后
澶氬竷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2,048,807
  • 關注人氣:0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_欧美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_精品AV综合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