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加載中...

個人資料
宓卓酒圈網創始人
宓卓酒圈網創始人 新浪個人認證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5,624,913
  • 關注人氣:3,844
  • 獲贈金筆:0支
  • 贈出金筆:0支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正文 字體大?。?a href="javascript:;" onclick="changeFontSize(2);return false;">大

為什么在中國反壟斷要難于世界上大部分國家

(2020-12-30 20:00:43)
標簽:

宓卓

分類: 葡萄酒新聞
    12月14日,國家市場監管總局依據《反壟斷法》規定,對阿里、閱文、豐巢三家分別處以頂格50萬罰款。有業內人士認為,此舉打響了反壟斷的第一槍,堪比一戰前薩拉熱窩的槍聲。2008年,我國《反壟斷法》正式生效。但在這“槍”之前的12年里,執法部門從未對騰訊、阿里巴巴、百度、攜程等國內互聯網巨頭的經營者集中行為公開批評,或因未事先申報而執行處罰。而騰訊、阿里為首的互聯網巨頭也在這12年里,投資版圖迅猛增長,體量急速“膨脹”。對反壟斷的判定、博弈、立法執法等,歐美已經有了上百年的經驗,我們長期看好中國反壟斷的前景,現實中卻又有太多的無法逾越的障礙完成這個艱巨的任務。

    首先,現有中國法律法規,對于商業企業對大眾的侵害為缺乏有效的震懾。平臺類企業獲利的主要來源是售賣商品推薦位,現有中國法律對于平臺類企業的不當商品推薦缺乏約束,消費者可以依靠的只有《廣告法》和《消費者保護法》,而且這兩個法的法條過于寬泛。百度在魏則西事件后,依靠一句“競價排名屬于新型技術,不受《廣告法》約束?!边@樣的辯解,百度居然能夠全身而退,幾經整改,廣告位和算法自然推薦之間依然沒有顯著區別。
    在北美,如果消費者在亞馬遜上搜索“保溫飯盒”,購買了搜索結果排名第一的飯盒。使用效果一般,早上用來帶飯,保溫效果不好飯菜變冷了,中午使用后引起胃部不適。如果該消費者再次在亞馬遜搜索,又購買了排名在前次購買之后的另一款價格更低的保溫杯,保溫效果卻很棒。那么如果第一個保溫杯的推薦位是并非自然算法推薦,是商家購買流量獲得,和后面的產品有沒有明顯區別。該消費者完全可以起訴亞馬遜誤導購買,讓亞馬遜為該消費者使用該產品帶來的不適做出賠償。
    JD、TM等平臺,按點擊次數向商家售賣關鍵詞,這樣來錢最快最舒服,賺錢數量也超過傳統的低買高賣的商業模式,JD居然要求自營供貨商也購買關鍵詞點擊。您搜索商品看到的排名居前的結果,幾乎都是供應商購買的位置,這樣的事情每天都在發生。
   中國現有法律,對這種行為確實缺乏震懾。在北美和中國,壟斷性互聯網媒體或自媒體都很多。因為商業法規更加完備,北美的互聯網購物平臺,數量比中國少,行事沒有中國的囂張,日子也不比中國的滋潤。

   第二,中國目前的法律體系,不適合防范商業侵犯。
   中國的法律體系屬于大陸法,不同于歐美海洋法系,海洋法系采用判例法,法官判案時要采信過去相同案例的判決。前例的保溫飯盒案例,一旦商家被判敗訴,未來所有類似案件將一律敗訴。
    中國也缺乏北美那樣的《集體訴訟制度》,律師可以比較輕易的發起針對大公司的集體訴訟,可以聲稱自己代表所有潛在受害人,并不用通知每個人,便可以發起訴訟。如果勝訴,所有符合條件的當事人都可以去法院申請索賠,判例法和集體訴訟,這兩個規則對于大公司可以說是相當的恐怖。

   反壟斷最便利的手段,是將難題交給千千萬萬的律師和法官。現有法律環境下,卻只能依靠政府約談和行政處罰。但是政府既制定規則,又當吹哨人,無疑承擔了相當大的道義風險。吹錯哨或者漏判,都會嚴重影響政府的公信力。如前文所指,約談“豐巢”,就略顯業余。商業競爭千變萬化,豐巢的模式,已經讓位給xx驛站。我們看,一個標準豐巢,只有50個儲藏格,理論上,一天只能容納50個快遞包裹。而近期小區內大量出現的“菜鳥驛站”,采用人工的方式,一天可以處理上千個包裹。這種高效驛站已經將豐巢淘汰,即便當局不去約談豐巢,自己也將退位。
   所以說,讓政府去判斷誰壟斷,誰沒壟斷,不是一件好事也不是一件容易事。就像15年前商務部叫??煽诳蓸肥召弲R源,弄得消費者,可樂,匯源各方都不滿意。因為大眾的口味天天在變化,飲料行業又是世界上競爭最激烈的行業,也是最難壟斷的行業。一紙行文,棒打可樂匯源,造就多少孤魂野鬼。

為什么在中國反壟斷要難于世界上大部分國家

為什么在中國反壟斷要難于世界上大部分國家


     那么對于壟斷現有法律難管,政府難辦,難道就沒有別的辦法么?
     世界上對付商業壟斷只有一個辦法,就是切割。不要害怕切錯了,重要的在于是否真的去切,而不是怎樣去切。就像有1萬種方案去切割Google或者百度,就怕你不去切。例如可以把圖片切出來,把百科和知道獨立出來等等。同樣也不要擔心切割巨頭影響了投資環境,相反,切割很可能更有利于投資環境。切割百度有利于搜狗和360,切割攜程有利于旅游行業,切割京東有利于當當。

     第三,對于中國現階段中國國情,切割互聯網平臺,僅存理論上的可能性。
     在中國所有競爭性的行業,國退民進還沒有完成。相反,過去幾年還合并了南北車南北船成立了中車中船等一批巨無霸央企。貿易全球化,當然反壟斷規則也要接軌國際。如果硬性切割阿里,那么阿里完全可以依照法律要求同樣切割中石油,甚至要求切割國家電網。
    在完全開放的市場體系建成之前,切割巨頭僅存理論上的可能,因為做不到將所有壟斷性央企全部歸入非競爭性行業。如果不敢切割央企,那么何從切割互聯網平臺。

    我們的結論很悲觀:依靠政府吹哨無法約束壟斷。我們說,壟斷態勢一旦形成,就無法靠市場或行政的力量將其消滅。中小企業和壟斷企業競爭,猶如5個一米七零的初中生和5個兩米的職業球員打籃球,即便裁判不許大個子干這個干那個,例如你可以不許兩米的大個子扣籃,不許大個上籃,依然無法改變比賽的輸贏。所以說,政府不斷出臺各種規則,不許平臺干著干那,是徒勞的。

    美國1890年出臺《謝爾曼反托拉斯法》,1908年,西奧多·羅斯福就任美國總統,揮舞反托拉斯大棒,著手收拾標準石油。1911年,美國最高法院判決,依據《謝爾曼反托拉斯法》,標準石油公司是一個壟斷機構,應予拆散。根據這一判決,洛克菲勒的標準石油公司被拆分為34家地區性石油公司。在這之后,全球石油行業不再一家獨大,形成了被新澤西標準石油、英荷殼牌、英國石油、紐約標準石油、德士古、加利福尼亞標準石油、海灣石油等“七姊妹”(Seven Sisters)把控的局面。百年過去,“七姊妹”也已進一步演變為現在殼牌、英國石油、??松梨诤脱┓瘕埖乃拇缶揞^,標準石油一家獨大的局面也難再出現。
    1912 年,摩根財團與摩根家族在華爾街如日中天,當年12月,為了調查華爾街的金融權力集中情況,國會眾議院金融貨幣委員會,專門召開了調查聽證會——普約聽證會,委員會挑選的法律顧問叫昂特邁耶。很快J.P.摩根公司一分為二——J.P.摩根與摩根士丹利。

    美國反壟斷歷經四分之一世紀或者更長的時間,而在中國剛剛開始,我們假以時日,拭目以待?;ヂ摼W企業邊際效應遞增,而不是遞減。而傳統企業的邊際效應是遞減的,所以傳統企業在面對互聯網平臺的競爭,完全沒有還手之力。壟斷因互聯網而起,原罪在互聯網,不在資本。切忌以反壟斷的名義,污名化資本。

                                            宓卓 寫于2020年歲末

0

閱讀 評論 收藏 轉載 喜歡 打印舉報/Report
  • 評論加載中,請稍候...
發評論

    發評論

    以上網友發言只代表其個人觀點,不代表新浪網的觀點或立場。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_欧美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_精品AV综合导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