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載中…

加載中...

河源作家協會 會員
薦

時評|“神童少女”傷仲永了么

2020-07-17 11:09:37
標簽: 時事評論 神童少女 雜談

    據新京報7月16日的消息說,16歲的岑某某,擁有同齡人難以比肩的“華麗”履歷。14日開始,一張印有岑某某簡介的圖片引發關注。號稱一天能“作詞300首、詩2000首、寫15000字小說”、在不到兩年的時間內出版3本書,還“參加4次演講比賽并獲獎”。除此之外,岑某某還是品牌創始人,并擁有某“雜志社”記者、地方運營中心副主編等頭銜。15日,岑某某的父親岑岷峨接受新京報記者采訪時稱,上述“簡歷”,來自于女兒兩年以前創作的一本書中的作者簡介,以及一些社會兼職。關于外界的質疑,岑岷峨否認女兒簡歷造假。

    的確,看到這里,岑某諾的寫詩能力是不是如此厲害是否已經不那么重要,重要的是我們應該從岑某諾身上看到中國式教育存在的問題——過度打造的神童真的好嗎?雖然岑某諾的演講內容如同傳銷式的打雞血,但相信看過岑某諾的演講的朋友都可以發現,她在演講上的氣勢、形體和表現力是很多成年人都無法比擬的,這或許是她的天賦所在。相信大家都學過或聽過北宋文學家王安石創作的一篇散文《傷仲永》,講述了一個江西金溪人名叫“方仲永”的神童,因后天父親不讓他學習和被父親當作造錢工具而淪落到一個普通人的故事。文章借仲永為例,告誡人們決不可單純依靠天資而不去學習新知識,必須注重后天的教育和學習,強調了后天教育和學習對成才的重要性。

    當然,也不否認有天資聰穎者,但慘痛的現實也教會了人們分辨真假。當一個接一個名傾一時的“天才少年”淪落為路人甲,特別是當公眾看到每一個天才背后都有一雙無形的大手在操縱,都有一個或幾個把孩子當機器使喚、當工具使用的家長,輿論送上的,往往不是對“別人家孩子”的羨慕,而是對成人“壓抑孩子天性”的批評。是天縱英才,還是家長拔苗助長;是超常規成長的奇跡,還是成功學吹出的氣泡?公眾自有公允的認識。

 

    然而岑某諾卻更像是被過度“培養”的例子,就好比揠苗助長。翻看岑某諾的履歷,無論是其文學創作,還是演講或者當"記者",背后都有其父親和家庭的影子,從某種意義上講,岑某諾的“神童”形象是建立在其家庭財富和社會資源的基礎之上,所以我們會看到日均寫詩2000首、15000字小說,2年出書3本這種幾乎人人質疑的包裝,所以我們會在她演講的視頻里看到明明是十幾歲的孩子,談吐、舉止、眼神卻像極了30歲的社會人。世界上最不該懷疑的,是父母對子女的愛。但什么是愛的最佳打開方式,何為孩子成功的真諦,公眾無權指責干涉,但就此參與討論,未嘗不是一件有意義的事情。

    即便如此,岑某某擔任創始人的“宇宙超能量”品牌,隸屬于紹興到位文化傳播有限公司,法人代表為岑剛燦。岑剛燦就是岑某某的父親。這種宣傳是否構成法律意義上的虛假宣傳或夸大宣傳?市場監督管理部門或許可以管一管。畢竟,岑某某背后的團隊及其產品,很可能是直面消費者的。出于維護消費者權益的考慮,這些信息也有必要查清。正如一位名作家曾說過,“出名要趁早”。年少成名確實風光無限,可如果是惡名、臭名呢?靠造假堆砌“成就”,還把經不起推敲的履歷拿出來顯擺,這是在挑戰公眾的智商,更折射出一種病態。

    可是在近年來,打造“神童”的案例,屢見不鮮。社會上一些培訓班,如蒙眼識字、量子波動速讀等,各種“高能”假到離譜,竟也受人追捧。這背后,都是戳中了一些人渴望神童的心態。應該說,家長們望子成龍、望女成鳳的心情可以理解。平時在朋友圈曬娃、炫耀一下,也在情理之中。但不能癲狂過火,不能將包裝、美化作為一種捷徑。否則這是為孩子還是為自己的虛榮心?是養娃還是坑娃?例如岑某諾,如此費力地立“神童”人設,到頭來為天下笑,成為紅遍全國的、加引號的“神童”,這也是可憐可嘆,并值得警醒。諸如此類。




    于2020年7月17日記

 

 

閱讀(0) 評論(0) 收藏(0) 轉載(0) 舉報/Report
相關閱讀
加載中,請稍后
涓滄睙濞
  • 博客等級:
  • 博客積分:0
  • 博客訪問:12,578,826
  • 關注人氣:0
  • 榮譽徽章:

相關博文

推薦博文

新浪BLOG意見反饋留言板 電話:4000520066 提示音后按1鍵(按當地市話標準計費) 歡迎批評指正

新浪簡介 | About Sina | 廣告服務 | 聯系我們 | 招聘信息 | 網站律師 | SINA English | 會員注冊 | 產品答疑

新浪公司 版權所有

欧美Av无码高清在线_欧美综合自拍亚洲综合图区_精品AV综合导航